最近更新 | 关注微信 | 手机版

故事亭

网站首页 微小说

  • 机智的表嫂微小说

      表兄一中学教师,文才出众,擅作对联,且写得一手好毛笔字,方圆好几里的人家有红白喜事,都请他写对联,他也乐意帮忙。表嫂人长的漂亮,虽学历不高,但反应灵活,头脑机智。  同村一位姓余农民的儿子考起了市级公务员,录取单位的领导来搞“政审”,这...

    2019-03-22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有关暗恋的微小说

      她是他的邻居,她暗恋了他三年。  她很开心。因为她暗恋了三年的男生要请她吃饭。  她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去赴会。  他指着旁边的一个女生说:“这是我女朋友,今天请你吃饭是希望你不要告诉我妈。”  她点了点头,坐下来,座位下面全是泪滴。...

    2019-03-22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爱吃金鱼的猫微小说

      他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正准备拨那个熟悉的号码,忽然觉得脚下冰凉、冰凉的,原来这宾馆里提供的拖鞋底很薄,早已经被水浸透。于是他放下话筒转身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双棉拖鞋。  “梅子是个好女人!”他往脚上套棉拖鞋时心里陡然升起了一阵暖意,同时也隐...

    2019-03-22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一堆烂泥微小说

      丁家村有两个贫困户,一个是人送绰号“小诸葛”的李东瓜,另一个是不考虑当地市场发展的需要,自己盲目搞投资生产,且屡战屡败的“能人”,村里人送绰号“王百万”的王百富。  为了这两个特殊户,镇上扶贫办公室来了领导,还专门开了现场扶贫会议,帮扶...

    2019-03-22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我们的爱会在朱砂痣里永远的被珍藏的微小说

      他说“你的朱砂痣和我的在一个位置”,所以他似命珍惜  “你把眼睛遮起来干嘛”  “因为我的眼睛好丑还是它好看一些”她扬起白嫩中显而易见的红痣的右手,笑了。  她希望,他左手的朱砂痣会和她右手的永不分开,  巧合,是最可怕的起初,  每...

    2019-03-22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操盘手的微小说

      4月的下旬,多头阵营进一步出现分化瓦解,多杀多的行情由此再度开始。月底市场上出现较为剧烈的震荡行情,人气涣散而致恐慌性抛售;一时间市场失去理性。股指收于579点,较3月份继续下跌72点,跌幅竟然达到11%,绿色恐怖弥漫着股票市场。  这...

    2019-03-22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私家车微小说

      农村的姑娘也一定要嫁一个有车的小伙子,这是这个社会达成的一个共识。  我也不知道这个共识是什么时候达成的,是怎样达成的,我怀疑是由那些有女儿的家庭首先提出,并且那些有儿子的家庭也不得不接受——毕竟这年头女孩要比男孩少多了。如果说这个共识...

    2019-03-22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冰美人微小说

      老实说,我之所以爱上写作,又那么不知死活的缠上它,不肯有一丝松手的捏着它,纯粹因了一个女人,一个女人不经意的一句话。  那是我去半圆坪小学任教时的事情。一个秋天的早饭后,不常来的校长突然来了,身后还跟着位年轻女子。校长说:“这是我亲戚的...

    2019-03-22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跟踪的微小说

      高大姐做好饭已经六点过了,但还不见老李的影子。于是高大姐拨了老李的手机,电话是通的,可就是没人接。高大姐看着精心准备的饭菜渐渐凉了,她又拨了几次老李的电话,可还是没人接听。高大姐气得“啪”的把手机丢在沙发上,关上家门,气冲冲的来到厂里。...

    2019-03-22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善良微小说

      某日,在某高校校内论坛上各系学生对善良这一话题展开讨论,各系同学各抒己见,对善良进行了全方位解读。我偶尔路过,觉得十分有趣,就摘录了一些片段。  中文系:善良是冬日里的暖阳,善良是夏日里的清风,善良是沙漠中的清泉,善良是黑暗中的火炬。善...

    2019-03-22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怪病微小说精选

      我叫陈东,是位大学老师。  今年夏天,我得了一种怪病,我的脚底起了黄色的水泡,不痒,但是钻心地痛。严重的时候,双脚都不敢着地,只好买一副双拐拄上。我到医院去找一位老同学,皮肤科专家郑成。郑成看了半天,也说不出个所以然。最后,含糊其辞地咕...

    2019-03-22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一次真正的民主生活微小说

      本小说纯属虚构。如有雷同,纯属偶然。  部队已经到了最艰苦的时候,虽然上级一再强调这是战略转移。但是,行进队伍中的每个人都很清楚这是撤退,用更难听的话来说,就是36计中的最最上策——逃跑。如果让全体指战员现在立即和敌人拼一个鱼死网破,估...

    2019-03-22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小擦鞋匠微小说

      海子是个擦鞋匠,不过十来岁,却擦得一手好鞋。没有人记起海子是何时起开始当起了擦鞋匠。只是海子的所有行当——一张矮脚凳,一条破毛巾及一小瓶鞋油是他从一个年长的、蓄着满脸花胡须的老擦鞋匠收里花了15个先令买来的。其实人们不知道,当海子出生时...

    2019-02-16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嫦娥奔月的微小说

      相传,远古时候天上有十日同时出现,晒得庄稼枯死,民不聊生,一个名叫后羿的英雄,力大无穷,他同情受苦运的百姓,登上昆仑山顶,足神力,拉开神弓,一气射下九个多太阳,按并严令最后一个太阳时起落,为民造福。  后羿因此受到百姓的尊敬和爱戴,后羿...

    2019-02-16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真迹微小说

      朋友酷爱书画,虽才情过人,但时运不济,很是落魄。我虽然非常同情,但又帮不了他什么,也只能常常去看看他。  那天,他拿来一幅画,说是送我。我看了一眼画的落款和名章,大吃一惊,连忙推辞道:“不行不行!如此贵重的名画,我可受用不起。”朋友苦笑...

    2019-02-16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神刀李二爷微小说

      村子里的李二爷,是雕刻的能手,人人称之:神刀。  此时,李二爷戴上老花镜,坐在院子里尺来厚的株木工作桌前,一手捧着竹雕,一手紧握雕刀,细眯着双眼,小心细意地摸摸捏捏,将长得不顺心眼的部位,左一刀,右一刀,重一刀,轻一刀,在打造着这件他最...

    2019-02-16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微小说及读书感悟征集活动策划书

      一、活动引言:  为响应大学生校园文化生活的号召,展现当代大学生的风采,丰富大学文化生活,文学院学生会学习部与晨钟文学社合作,特面向全院学生举办征文比赛。借此为我院学生提供一个展示自我的舞台,希望全院文学爱好者能在文学的殿堂里海阔鱼跃、...

    2019-02-16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先生,你真有眼光微小说

      周休,妻拉我出门,说是闲逛。走着走着,进了一家服饰店。  店内琳琅满目,服饰众多。妻一进门,这瞅瞅,那看看,不说买,也不说不买,反正没有一下子走出店门的意思。我知道,不买点什么,她心里头怕是要有疙瘩了,便有心帮她瞅。  瞥见一件上装,感...

    2019-02-16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月情微小说

      又是一年中秋月圆夜,皎洁的月光洒在朝南的阳台上,映射出树影婆娑的妖娆,有隐约的陶笛声《故乡的原风景》忽远忽近地传来,夜晚的空气经过了沉淀,比喧闹的白天清新了许多,这一季,正是秋桂飘香时,清新淡雅的桂花香,乘着风的翅膀,将这一笔中秋月夜的...

    2019-02-16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丁老师微小说

      丁老师是一所乡下中心小学的老师,教完这学期,她就要退休了。  丁老师当了35年的小学老师,也当了35年的班主任,丁老师常常说的一句话是:当老师一定要为人师表,要教会学生做人。  每接手一个新的班级,丁老师给学生上的第一课就是教学生认识“...

    2019-02-16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詹姆斯短篇小说初秋的文学评论的论文

      摘要:《初秋》是詹姆斯·兰斯顿·休斯的一篇短篇小说。以朴素而高超的写作手法,向人们展示了一幅平静而又波澜壮阔的感情画面,呈现了普通人的普通生活,读来回味无穷。生动而细腻地显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心理,体现了自然主义文学的特征。  关键词...

    2019-02-16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纸条上的秘密微小说

      公司里的总务主管准备辞职,刚好负责招聘的同事请假,老板便让我临时接手。我自知能力不足颇感无奈,老板递过来一个折好的字条,笑着说:“先不要打开,为难的时候再看!”  经过数轮笔试面试,最后还剩下五名应聘者,他们被安排在会议室,接受最后一场...

    2019-02-16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阿惠微小说

      上冲原来像张“太师椅”,两边的山嘴是椅子的扶手,由于右山嘴比左山嘴高,风水先生曾说,男左女右,若在这里住,男人准患“妻管严”。  那一年,下村青年阿喜第一个在上冲里安了家。阿喜的父母已去世,他已是大龄青年,还未有对象,他在亲友帮助下建起...

    2019-02-16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为啥不留名微小说

      这天,我和同事小吴一起出门办事,回公司的路上想着也不急就溜进公园逛了一下。我正陶醉其中呢,突然听到小吴叫了一声。回过头一瞧,只见小吴的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钱夹。  他四处张望了一下,走近我神秘地说道:“唉,你说怎么办好?也不知道谁丢的。”...

    2019-02-16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离语微小说

      八月的天气,秋高气爽。僻静的山谷里却是繁花似锦。一座土墙茅顶的小屋,一圈竹篱围成的一个小小的院落,院里有一棵桂树,花满枝头,秋风夹杂着丝丝香甜,沁人心脾。  他倚着桂树而生,怀中依偎着一个十一、二岁的小女孩,她睡得正甜,朵朵桂花随风而落...

    2019-02-16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最后考察微小说

      老局长退居二线,县委决定从赵、钱、孙、李4位副局长中挑选一位接任局长。经过考核和民意测评,4位副局长不分胜负。  一天下午,受县委委托,组织部伍部长将4位副局长叫到办公室,准备进行最后一次考察。  大家相继到伍部长办公室坐定后,伍部长正...

    2019-02-16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树神进城微小说

      村口有两棵树。一棵是黄桷树,另一棵不是黄桷树。  黄桷树的年龄连村里的老人都说不清,两人合抱的树干,枝繁叶茂,浓阴匝地,宛然一个绿色的巨型纺锤。  另外那株树是桉树,因为便于取材,不经意间即成为椽子。  黄桷树并不为此觉得孤独,依然故我...

    2019-02-16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大柱杀羊微小说

      大柱在村里有个外号叫“楞头青”,是个天不怕地不怕、打架玩命上的主儿。就连和自己的媳妇吵架,他也会挥舞菜刀,四处追着媳妇要砍,吓得媳妇哭爹喊娘,四处逃窜。如果村里传来震天的哭声,那准是大柱在打媳妇砍媳妇了。  大柱有个邻居,人称王哥。王哥...

    2019-02-16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结局另一个开始的微小说

      有一个故事,是等待了多年的结局。陈旧的枷锁,只是一种封锁,不原面对的记忆。  面对今天的日子,也许只有祝福。想想当初的执着,自己也暗自傻傻的笑了,唯一,一个过去的代名词,难道要束缚着什么吗?浅唱着的歌曲,等的是另一个人聆听!  看着你...

    2019-02-16 故事亭 微小说
  • 蚁的微小说

      无数褐色的小怪物,在那嵌着两片玻璃的纸盒里骚动着、工作着。卖蚁人给它们一点儿沙,它们便在沙里掘下一条条的坑道。当中有一只比较大的蚂蚁,差不多始终伏着不动。这是其余的蚂蚁敬畏供养着的蚁后。  “这些蚂蚁是丝毫不要人照顾的,”卖蚁人说,“只...

    2019-02-16 故事亭 微小说
搜索
微信公众号
最近发表
笑话故事